满负荷时

    2019-12-25 00:56

    市场竞争更加激烈,技术进步日新月异,产业升级不断加快,企业对用工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,进城农民如何更好适应?二元制度藩篱犹存,城乡统筹仍需加力,进城农民还有哪些困难和诉求?自由平等意识更强,更加追求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,想让人生有更多出彩的机会,政府如何为进城农民提供更多的“饭碗”、更好的发展条件、更为均等的公共服务?本期我们关注在产业升级、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,进城农民在融入城市过程中面临的新问题。

    产业转型升级加快,农民工需要培训学习不断提升。大城市离不开中低端产业就业者

    90后唐小超最后还是回到了老家江苏省宿迁市工作。和父辈农民工不同,薪资并不是新生代农民工唯一看重的,他们更追求自由和舒适。唐小超在南京、上海等地打工一年后,去年进了宿迁市恒力工业园一家化纤加工厂。“尽管做化纤对身体不好,工资小三千也不算太高,但企业提供住宿,管午饭,宿舍能上网,这些对我还比较有吸引力。”

    袁廷锁是鲁西南定陶县农民,5年前来济南打工,主要从事空调安装工作。自己吃了没文化的亏,老袁决心不能再让孩子步其后尘。

    “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,在这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……我在这里迷惘,我在这里寻找,也在这失去……”一首《北京北京》让多少在京追梦人热泪盈眶。

    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。城镇化进程是农民市民化的过程,也是农民转型发展的过程。

    31岁的代汝敬老家在鲁西冠县梁堂乡邹六庄村,在济南工作5年,搬了4次家。“不是涨房租就是不续租。”代汝敬实在有些烦,两年前甚至冒出了回老家工作的念头。

    张小平所在的家具厂,在安贞桥附近起家,后来随着企业发展壮大,几个分厂合并一起迁至西三旗。上了规模,引进了现代化生产线。企业制定了新的工艺流程并督促工人严格执行。满负荷时,车间里5条生产线全天开动,全部标准化生产。“刚进厂那会儿,我们的手工活占70%,机械活占30%,现在掉过个儿来了。”张小平告诉记者,从“白茬儿”到成品现在只用8个小时就能完成,而以前手工最快也得两三天。

    公租房60平方米,两室一厅,租金只需要400多元,每月能省下近800元房租。“更关键的是让自己有了家的感觉。以前和媳妇一起散步,看着城市热热闹闹、花花绿绿,就问自己,这和我有关系吗?现在感觉不一样了。”代汝敬乐呵呵地说。

    纳入公共租赁住房保障范围,子女上学享受同城待遇,农民工渴望被接纳

    住有所居、幼有所学……这是想扎根城市的农民工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生活问题。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推进,越来越多的城市朝他们敞开了接纳之门。

    但袁廷锁没想到,儿子上学的事办得那么顺利。文苑小学是专为外来务工子弟办的,原来老袁准备的两万元借读费,一分也没交,只交了300元的校服和书本费,孩子就有学上了。

    新生代农民工成主力,企业应根据他们的特点改善用工环境。上了楼没“饭碗”,失地新市民就会成为“新流民”

    历城区教育局局长庞振福介绍,农民工子女可就近入学、并与市民子女混合编班,困难家庭学生享受“两免一补”……在历城区,农民工子女上学享受同城待遇已不再是口号。

    据了解,家具生产中油漆喷涂过程释放出的挥发性有机物,是大气污染物的来源之一,北京正在拟定家具制造等相关行业严格的污染物排放标准。业内人士判断,这将让不少家具生产企业面临“生死选择”。“我估计有些小家具厂将不得不关门,不少农民工兄弟得重新找工作了。我们这还好点,但保不齐我这饭碗也端不长。”张小平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。在北京生活多年,他也养成了关心时政的习惯:听说北京要搬迁批发市场,转移低端产业,提高随迁子女上学门槛……“以后我们农民工在北京就业立足会越来越难。”

  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林相森教授认为,为更好解决失地农民就业问题,地方政府应加力通过招商引资、提供公益性岗位等方式为他们尽可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,加强需求导向的针对性技能培训,提高失地农民的就业能力,同时加强就业信息提供和就业指导工作。

    “家里穷海了,补偿的钱根本不够去小区买房,以后吃喝拉撒都得花钱,总不能坐吃山空啊!”“种了一辈子地,别的啥也不会干啊。”……在宿迁市洋河新区,不少失地农民都有这样的担忧。

    但这些并没有留住唐小超。半年后,他选择了现在这份包装厂的工作,工资低了一些,但离家仅10分钟车程。“ 现在企业普遍都有岗前培训,非常好上手,我要是愿意,找一份工作不难,但我还是喜欢离家近点、自由时间多点的。”唐小超说。

    城镇化并不意味着所有农民都进大中城市,还有一部分要就地城镇化。土地流转集中经营,农民进社区集中居住,工业集中进园区,一些地方实行这种“三集中”的发展模式,由此带来的失地农民就业问题引人关注。

    济南市房管局住房保障处处长贾萌介绍,去年年底,济南市决定把符合条件的外来农民工纳入公共租赁住房保障范围,为鼓励有关方面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,济南还对开发区、工业园区、企业建设用于安置农民工的公共租赁住房,减免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,给予有关税收优惠和信贷支持政策。这意味着,在不久的将来,有越来越多的代汝敬们可以圆自己的住房梦了。

    来自河北张家口的张小平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从2004年到现在,他已是一家家具厂的老油工。在京10年,风雨中走过,他真切感受到了北京两个字的意义,特别是行业不断转型升级,更是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变化和冲击。

    今年暑假开学,济南历城区文苑小学9岁的小袁硕就要读3年级了。他或许还不太明白,自己身上承载了父亲袁廷锁多少期待。

    这些年,苏北经济发展很快,宿迁市不少企业面临招工难。对此唐小超有自己的理解:“不少企业没有针对新生代农民工的特点进行相应的调整。”他现在所在的包装厂,7点半上班,中午没有午休,完成指定工作量后才能下班,忙时双休日都没有。“流水线工作很枯燥,工作时间又太长……一旦找到更好的工作,我会毫不犹豫地跳槽。”

    去年,代汝敬在报纸上看到了允许外来务工人员申请保障房的消息。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填写了申请表。没曾想,“馅饼”还真让他吃到了。保安公司里,还有10多个打工的兄弟申请到了公租房。

    “让农民上楼,一定要先让他们就地就近就业,有长期稳定的收入,并通过生产方式的改变,逐步改变生活方式,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市民。”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干部说,要是造“饭碗”工作跟不上,失地的新市民就会成为“新流民”。

    活的干法也不一样了。“以前,大家更看重家具油漆要亮,现在都追求绿色环保,我们必须在技术上多下功夫。”张小平说,传统喷涂操作中,油漆喷洒在板材上70%挥发流失,为减少对工人身体的危害,一般会采用水帘降尘,水污染比较严重。现在采用现代化设备能达到不用水、无污染的效果。另一个减少污染的措施就是选择更好的油漆。“厂里试制成功了uv滚涂无味油漆,不含甲醛、苯、tdi重金属,是真正的绿色环保产品。”

    再过不长时间,在槐荫区某小区当保安的代汝敬就有自己的“家”了——他申请到了山东省济南市的公租房。

    对此,复旦大学教授陆铭认为,大城市既要有白领、教授和工程师,也要有农民工来当保安、清洁工和服务员,他们充填了城市所有满足最基本消费需求的工作岗位。“如果限制农民工等低技能劳动力流入,必然会提高相应岗位的成本,反而不利于大城市生活质量的提升。”

    产业升级技术要求提高,许多农民工难以胜任。企业不断加强技术培训,还定期实操演练。对此,张小平非常喜欢,也非常投入。“只有不断加强学习,才能不被淘汰。”

    去年济南市出台规定,将农民工随迁子女全部纳入济南市教育发展规划,将他们的义务教育经费全部纳入流入地财政保障范围。对接受政府委托承担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,就读学生参照公办义务教育标准免除学杂费并享受补助。